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小文豪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倍儿有面子!
    王安石入朝时间不算太短了,又是在御前刷过脸的人物,这次出去搞试点工作自然不会只当个县令。

    王安石管着一州之地,痛痛快快地当起了一把手。

    既然是要搞试点,自然不可能去大富大贵、错综复杂的地方胡搞瞎搞,王安石去的是个中不溜的地方,渠州。

    渠州毗邻涪州,就是产榨菜的那个涪陵往北走。

    这地方山多路远,基建工作不太好搞,经济情况也很普通,和王安石当年去的鄞县相差很远。

    王安石刚去那年就觉得很多事施展不开,年初搞青苗钱底下还出了不少怨声,偏他还被苏辂弄得一颗心七上八下,悄悄出去微服私访过好几回,次次都听到有百姓背地里骂他!

    王安石心情本就不好,今年入冬后更是遭到了更大的打击:他在渠州主持的市易法捅了大篓子,本来他们囤了不少许多冬天紧俏的物资,结果到冬天开仓一看,里头很多货物都质量奇差,根本不能用!

    王安石第一次意识到,地方工作竟能碰到这么多险恶之事,本来府衙开会时说得好好的,结果到了要施行时总是出这样或那样的篓子,甚至直接把自己人安插竟市易务之中,肆意打压不愿给他们好处的外来商人!

    经过市易务的一通操作,不少外来商人都选择绕着渠州走。

    今年冬天是市易法的第二个冬天,渠州的招商引资工作已经陷入僵局,很多人都不愿意再来渠州做买卖!

    王安石面对满仓的劣质货物,严令彻查市易务的所有人员,光是关押起来的人就不少于十个。

    最近不少人明里暗里地来找他说情,口里说着什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本来这些人不跳出来,王安石都不知道他们掺了一脚,现在他们跳出来了,王安石才晓得这些个富贾豪强、官员胥吏,早就沆瀣一气,都想借着市易法捞钱,只把他蒙在鼓里!

    此地人心,着实险恶!

    王安石思来想去,觉得失败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话语权太小了,要是所有地方都实施市易法,所有商人买卖的货物都必须从市易司及市易务批发,就算他们想绕道走又能绕到哪里去?

    只是这些硕鼠蛀虫要是不解决,往后兴许还会闹出同样的幺蛾子。

    朝廷亏钱事小,要是朝廷的插手反而抬高了物价,叫百姓更难买到想要的东西,那就是他的罪过了!

    王安石思来想去,没想出太好的解决办法。他郁郁寡欢好几天,终于想出一个缓解心情的办法:写信骂苏辂一顿。

    没办法,王安石回想了一下,从一开始苏辂就在唱衰他的新法,还唱衰得有理有据。

    现在更可怕,苏辂唱衰的事真的发生了!

    这让王安石怎么能不生气?

    这小子好歹是他学生,怎么能不说点好的?要是这小子多夸几句,说不准就没那么多问题了!

    王安石怒气化马,一口气把苏辂骂了个狗血淋头,只觉很久没这么酣畅过了。

    苏辂拿到信,仿佛看到老王在自己面前咆哮。

    会骂人了不起吗?

    这位大佬真是输不起!!!

    苏辂可不是没脾气的人,他二话不说抄起笔,给王安石回了封信,大意是“我早就说过的吧,您不行,您真的不行,您的青苗法不行,您的市易法不行,至于您想编的教材,我也觉得一般般,不如跟我一起来统一使用金水考卷吧”,苏辂还洋洋得意地给王安石炫耀了一番,说自己已经和周围八个县的县学说好了,明年就让金水考卷走近千家万户!

    苏辂写完信还觉得不够刺激,又托人带信给梁山长,让他选一批人即日出发前往王安石那边游学,游学主课题定为“论渠州变法弊端”,到了地方记得分散到各个县,分头收集王安石变法出现的问题,回头他会把材料整理整理给王安石送去。

    至于为什么不让学生们直接送去给王安石,自然是怕王安石掏出小本本记仇。

    当年他上九年义务课程,历史老师曾经给他们讲过这一段历史,据说王安石上台后把不赞同新法的人统统搞走了,等司马光上台后又把赞同新法的人统统搞走了。

    两派人的深仇大恨,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清!

    这些学生都还是孩子,可不能安排他们跑王安石面前刷存在感,要不然王安石恼羞成怒把他们全部扔去海南岛吃生蚝怎么办?

    这直面老王的事,还是让他这个学生来干吧!

    反正他和老王对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差这么一回。

    生活不易,苏辂叹气。

    第二天信送出去了,苏辂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的咸鱼生活。最近天气越发冷了,他秉承着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原则,猫在县衙里舒舒服服躲冬,甚至还自带一张棉被去上班。

    烤着火炉裹棉被,巴适!

    范主簿最初还很看不惯苏辂这种咸鱼作派,等上手摸到那软绵绵、暖烘烘的棉被,他就被震住了。

    “里面填充的是何物?”范主簿急急追问。

    “棉花啊。”苏辂裹得只剩个脑袋,探出头来给范主簿答疑解惑。

    苏辂又给范主簿讲解了一番,说明年准备挑几片地种棉花,然后把他们金水书院的棉纺技术引进过来,金水书院可以提供全套的种子、工具与包教包会教程不说,专利费还便宜,咱中牟县先走一步,给其他县做个示范!

    当然,要是范主簿有其他县的熟人想购买这项专利技术,可以尽早过来商谈,目前种子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冬天中牟县百姓就能用上又轻又软的棉衣棉被,不仅舒服,还特别便宜。

    范主簿听得一愣一愣。

    苏辂说的每个字他都认识,可是这什么专利真的要掏钱买吗?一个县学会了,邻县直接跟着学不就行了?

    范主簿直接把自己的疑惑说出来。

    苏辂知道古往今来,想白嫖技术的人都不会少,或者说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要能白嫖的绝对不会掏钱!

    只是最基本的人性,刀子不割到自己身上,谁都不会觉得疼。

    只有自己的独家技术被偷了去,他们才会跳起来痛骂白嫖怪!

    可惜到那时候,这些人也只能跟老杜那样哀叹一下“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嫖我技术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苏辂没有给范主簿科普什么专利、什么版权、什么白嫖,只笑着说道:“不买当然也行,没有人会强迫他们买。只是目前种子就那么点,要是不买的话就得等后年或者更长时间才能种上了。”他面上笑眯眯,“这样也挺好,到明年冬天大伙去走亲戚,只咱们中牟县的人有新棉衣,倍儿有面子!”

    喜欢北宋小文豪请大家收藏:()北宋小文豪最早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