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 > 574,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龙御风笑笑,没有说什么,退到了一边,跟自己爹娘说了一声,先上了宝船。

    他想明白了,小颜这丫头,能当他的妹妹,他这一生也是挺幸运的了,他没有什么不满的。

    只要她幸福,只要她的夫君对她始终如初,他也会高兴。

    很快,大家都上了宝船,龙甜对着颜颜摆了摆手。“颜颜,再见!”

    容蜜也道:“颜颜,再见!”

    “小师妹,我也走了,开学再见!”雀雅对着明雾颜笑着道别。

    “嗯,大家保重!”明雾颜目视着宝船升空,缓缓的离开。

    雪易寒松开混沌宝宝,轻揉了下她的头,“你陪陪你朋友,我有点事,晚上回来。不要跑太远,乖一点。”

    “嗯!你去吧!”明雾颜点点头,到也没有问他要去哪里,因为这几天自己忽略裔兰格她们了,所以也想花点时间陪陪她们呢。

    雪易寒离开后,裔兰格和空桐雨莲胆子也大了些,活跃了起来。

    “小颜,我们打算正月十五和龙甜他们一起回魔灵大陆,这几天,就继续麻烦你了。”裔兰格笑嘻嘻的道。

    明雾颜笑道:“没有什么麻烦的,非旋还留在这里呢,到时候你们和他一起去东阳国接龙甜,这几天我带你们上北漠国街上逛逛。”

    “那可真是太好了,这几天你天天在宫里不出来,我们几个可闷死了。”裔兰格笑看着一脸滋润的小颜坏笑道。

    “我家若沉大哥过两天就回来了,到时候我让他陪陪你,你就不闷了。”明雾颜取笑她。

    裔兰格立即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空桐雨莲就是笑,她可是没有想到裔兰格这丫头会喜欢上五国大陆的人,而且还是一见钟情。

    半个时辰后,明雾颜拉着雪若沉和空桐雨莲上了街,一路欢笑。

    一幢客栈的楼上,有两个人站在上面,目光怨毒的看着从街前经过的明雾颜,娇好的容颜因愤怒而变了形。

    “公主,你已经得到北辰帝临终前留下的强大灵力了,为什么还不报仇?”风庭月也是怨恨的盯着街上那一抹渐渐走远的俏丽身影。

    爹死后,她带着大哥和爹的尸体从御天学院离开,葬了自己的爹,此后却是遇到了怜花谷的人,没想到,遇到他们,她的恶梦却是才开始……

    半死不活的大哥被他们制成了毒人,自己也是身中剧毒,若不是这个北辰星瑶带自己离开怜花谷,她估计也被制成毒人了。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明雾颜带给她的。

    虽然她曾经也想过,不再与她为敌,可是如今,为了生存,为了报复,明雾颜就必需要死。

    北辰星瑶邪气的笑道:“急什么,她身边人太多的时候,你从哪里下手?若是下手,又有多少胜算?”

    “那你的意思是?”风庭月皱了下眉,不明白这北辰星瑶到底想干什么。

    她们已经到了北漠国好长一段时间了,也就直到现在才见到了明雾颜,这可是机会难得啊

    而且,今天她身边只有两个人,看着也不太厉害的样子,是可以行事的。

    北辰星瑶摇摇头,“再等等,明雾颜那个夫君看着很厉害,此时也在北漠国,他在的时候,对那个臭丫头下手不太好。不过,虽然不能正面对付她,我们可以用别的方法。”

    “什么方法?”风庭月急切的问道。

    北辰星瑶冷笑道:“明雾颜这个人自以为是,看起来比较喜欢交朋友,我们就从她的朋友中间开始下手好了。我不相信,她身边那些人,每个人对她都是真心的。若有这些人助力,明雾颜疏于防范,不死才怪!”

    风庭钰一愣,然后认同的点点头,“那你的目标人物是?”

    身边人,当然是更容易下手了,重点是要找到那个人。

    “我思来想去,那个叫容蜜的不错,之前不是被赶出御天学院了吗,你可以联系一下御天学院的旧人,散播一点谣言……”

    “比如呢?”

    “比如?”北辰星瑶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比如,她原本是可以返回御天学院学习的,天赋也好,但是有人暗中阻止了……懂了吗?”

    “懂,我有好人选,我立即去办。”风庭月对着北辰星瑶神秘的笑笑,立即前往了御天学院的方向。

    ……

    另一边,梵天城。

    梵奕备上了厚礼,带着瘦了一圈,十分虚弱的聂兰朵一起去了梵门。

    梵门的仙童将他们领至了梵药门,再进去请示桐老。

    过了许久,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才缓步而来,他的眼神淡漠,蕴含着智慧,眸光十分的幽远。

    梵奕和聂兰朵立即站了起来。

    “师傅!”梵奕恭敬的叫了一句。

    桐老手微抬,坐下后,十分平静的道:“你们来是有何事?”

    梵奕看了兰朵一眼,赶紧道:“师傅,是兰朵肚子不太舒服,她经常要跑茅房,一天十来次,我查不出原由。”

    说完,他的脸色有些尴尬。

    若非兰朵情况这么严重,他真的不想因为这种事来麻烦自己师傅,更不想将这件事引到那个漂亮小丫头身上。

    桐老看了聂兰朵一眼,微微凝眉,然后皱了下眉,“没中毒,就是吃了特殊的动物粪便,泄了灵根,影响了仙灵脏器。梵天城都没东西吃了吗?”

    桐老的话让梵奕和聂兰朵都是傻了眼,由其是聂兰朵,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议的呆愣着。

    梵奕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师傅,会不会哪里出错了,那种东西谁会吃得下。现在兰朵该怎么办呢?”

    聂兰朵忽然间站了起来,脑海中出现了自己在北漠国吃的那些长得怪异的,本身就像便便和爱心的东西的情景,一定是那个时候误食了。

    一想到这,她脑袋一热,先是干呕了一阵,然后怒道:“我要去杀了那个贱丫头!”

    话刚说完,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又传来了一股气流,她顾不得说什么,立即跑走了。

    在北漠国她已经很丢人了,这次可不能在桐老面前丢人。

    聂兰朵走后,梵奕叹了一口气。

    兰朵和那个小丫头的结是越结越深了。

    “她要杀谁?”桐老多问了一句。

    他的表情淡定,可是心里却是在想,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厉害,居然还能炼制出泄魂散,虽然看着是很粗虐的步骤,还在泄魂散中做了手脚,不过,是真的挺聪明的。

    梵奕见师傅问起,不好隐瞒,便将蛮寒和那个小丫头的事简单说了一下,之后还额外说了一句。

    “兰朵吃的那些东西我和蛮寒都吃了,还有很多别的人,应该不是她的错。”

    桐老眼睛微微亮了些,原来是那个小丫头。

    听见梵奕替那个小丫头说话,他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嗯,的确不是那个小丫头的错,我刚给你号过灵脉,的确没有任何不适。”

    应该是那个小丫头做了手脚,只折磨了那清高坏脾气的聂兰朵。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聂兰朵才扶着腰,难受的走了回来。

    梵奕见到兰朵这副模样,也有些不忍心,忙道:“师傅,你看,兰朵该服点什么药比较好呢?”

    “回去给她服点魂消丹或魂消汤吧!”

    “师傅,魂消丹我适过了,没有用。”梵奕轻咳了一声。

    正因为没用,他这才来梵门找师傅的。

    桐老愣了一下,“没用吗?我看看。”

    桐老手一挥,一股仙灵线直接缠绕在了聂兰朵的手腕上,静静的替她把脉。

    好一会儿过后,桐老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他转过身道:“你等着,我去给你配药。”

    说完,桐老喜滋滋的走了。

    不多一会儿,就有人见已经好多好多年不曾踏入药房的桐房居然在亲自捡药熬药了,而且一脸的喜色。

    大家都在偷偷的想,师傅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好事了。

    坐在大厅等的梵奕和聂兰朵也很快知道了桐老在亲自熬药的事,梵奕是震惊,而聂兰朵而是高兴。

    要知道,桐老可是梵药门的掌门,能得到他亲自照顾,那是天大的恩*,聂兰朵瞬间觉得心里不那么难受了。

    其他人也觉得,掌门真看中这个城主夫人聂兰朵,因此看聂兰朵的眼神更尊敬了。

    到是梵奕有些为难,师傅很少对这种熬药的事在意的,这次亲自熬药,他可不认为是看他的面子,或因为心疼兰朵,能让师傅高兴的,一定是因为遇到了他感兴趣的事。

    而能让师傅感兴趣的,一定就是遇到难解的病症,或者有趣的问题。

    如果他猜得不错,师傅该是对那个漂亮小丫头感兴趣了,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