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乱世南唐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围杀
    自打进了雄州,高继冲带着士兵夜行昼伏,隐藏踪迹,根本就无人知晓,在这人迹罕至的山谷中,还有一支两千人的精锐蛰伏。

    在队伍的最中间,有两名昨天误入此处的猎户,被斥候给拿下了,为了不走漏消息,只能将他们先给绑住了。

    高继冲抽出腰刀,盯着两名猎户,往他们身前走去。

    两名猎户瑟瑟发抖,以为要拿他们开刀了,直接噗通跪下了。

    “将军,饶命啊!”俩人以头抢地。

    高继冲手起刀落,将他们手腕上的绳索砍断,马上就要去作战,也就无所谓走漏消息了。

    “将这两天的一切都忘记,回家去吧。”高继冲摆摆手,他又不是什么嗜杀之人。

    整个队伍开始收拾行装,一切不必要的物资都留在此处,留下一个小队看守即可,身上携带的,必须是马上开展的战斗需要用到的。

    天瑶庄外,鲍正廷看着眼前的简陋设施,嗤之以鼻,就算没有辎重,这种半丈多高临时修筑的防御,也阻挡不了他。

    麾下已经有人去砍伐树木了,无论是搭梯子还是直接当作撞车撞过去,总之轻易能够摧毁。

    半个时辰之后,十数支扛着巨木的队伍出现在庄外,擂鼓声响起,鲍正廷一声令下,箭雨纷飞,压制对方。

    随即扛着巨木的队伍,朝着前方的简易工事撞去。

    高权率领麾下在工事的掩护下,发起反击,羽箭不要钱一般射过去。

    鲍正廷面沉似水,这是双方第一次正式对垒,比他想象的要艰难。之前在雄州城,对方是主动撤退。

    付出不小的代价,总算有巨木撞在临时布置的工事上,原本完好的防御,开始出现缺口。负责撞击的力士,在缺口暴露的一刹那,扭头就跑,他们任务完成了。

    一队队盾牌兵,顶着对方的羽箭,掩护己方精锐朝着缺口攻去。短兵相接的瞬间,高权麾下的精锐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不仅占据地利,又全部是经过战场厮杀的精锐老兵。

    反观鲍正廷麾下的南汉士卒,新老混编,战力稍逊一筹。

    空有大军,却因为受限于地形,施展不开,鲍正廷恼火不已。

    “全部压上,给我将这些房屋全部拆毁!”

    阻挡他大军脚步的,都是一些房舍,那就直接全部拆除,那样自己兵力的优势就能体现出来,而不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高权看出了对方的意图,对于这些视而不见,他只管指挥麾下,尽可能给对方造成杀伤。

    此时的南汉军早已没了阵型,成了一个半圆形,围着天瑶庄。

    “出发!”远处带人躲在山坡后的高继冲,看着眼前的一幕,知道机会来了。

    只要速度够快,完全能够将对方中军精锐给围杀了。

    高继冲此来,道路难行,全员都是步行,一声令下,纷纷举着兵器朝着前方冲去。

    鲍正廷对此一无所知,他看着逐渐成为破筛子的防御工事,心中大定,占据绝对兵力优势的他,即将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

    “将军,这天瑶庄的人,当真不识趣,此时还不与我等内外夹击。”鲍正廷的亲兵校尉一脸不忿,行军作战,最忌首尾不能相顾。

    鲍正廷很清楚,一旦有人从背后攻击,敌军必然崩溃,可惜了。

    “不出来也好,咱们正好有机会降罪于他们。听说这天瑶庄,相当富裕,咱们大老远来救援,总得给弟兄们弄点赏赐。”鲍正廷觉得,这样也不错。

    眼下这股乱兵收拾了之后,就算自己抢了天瑶庄,那帮人也不敢说什么。之前鲍正廷一直掌握分寸,就是怕这些人捣乱,让他难以收拾局面。

    “将军说得是,咱们从大老远来此平叛,总该有点收获才是。”亲兵校尉一脸谄笑,跟着自家将军跑这么远,还没什么收获呢,今天估计能够开张了。

    就在鲍正廷志得意满的时候,高继冲率部快速前进,两千人的队伍,除了脚步声,再无其他动静。

    两军对垒的战场,烟尘漫天,成功拖延了南汉将士发现高继冲等人的时机。

    “将军,这是怎么回事?”总算有人发现后面的异常,也引起了亲兵校尉的注意,向鲍正廷汇报。

    鲍正廷挥挥烟尘,往前走了几步,果然有大批人马在接近。

    “派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来路?”鲍正廷摆摆手,他看不真切,难道是其他庄子组织的乡勇来支援?若是如此的话,吃相倒是不能太难看了。

    鲍正廷说罢,直接转身,继续组织攻击,好些缺口被迅速扩大,已经开始朝里面突进。

    数名斥候领命,翻身上马,直接朝着后方疾驰而去。

    出了烟尘笼罩的范围,视线顿时清晰许多,斥候纷纷一把拉住缰绳,对方居然是千余甲胄齐全的精锐士卒,这么冲过去就是送死。

    他们出城的三千多精锐,真正甲胄齐全的,尚不过半,这支队伍居然如此豪华。

    “快,撤!”斥候一抖缰绳,对方距离自己等人不过半里地,得赶紧回去报告给将军。

    鲍正廷刚听到汇报,就满脸不可置信,这好好地,怎么突然冒出大批带甲精锐?

    “将军,看对方打扮,来路不明,还请快做决断啊。”斥候急得不行,若对方真的跟里面的乱兵是一伙的,他们就麻烦大了。

    “收缩防御!”鲍正廷长叹一口气,恨恨道。只要再有一个时辰,他就能获胜,但是他等不到了。

    高权也看见杀过来的大批人马,一定是高继冲带来的援兵,直接传令,死死咬住对方,岂能让他从容撤离。

    高继冲看见对方的调动,依旧不急不缓,保持速度。两军对垒,并非一蹴而就,他得给士兵保留体力。

    “近了,更近了!”高继冲在心中不停计算彼此的距离。

    此时彼此距离仅剩不足两百步,笼罩的烟尘也逐渐散去,南汉军已经聚拢部分人手,奈何时间太短,根本不能形成防御阵型。

    “冲!”高继冲一声大喝,整个队伍突然加速,如潮水般向前涌去。

    “放箭,快!”鲍正廷慌了,对方这攻击的气势,乃是他生平仅见。

    慌乱中,本就不多的弓箭手,陆陆续续往前方零星射箭。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甲胄齐全的士兵来说,杀伤力基本看运气。

    忠勇军士兵纷纷抬起手臂遮住暴露的脸庞,脚下不停,继续冲击。

    原本潮水一般的队伍,瞬间一分为二,避过鲍正廷的精锐近卫以及刚聚拢的人手,试图将他们跟外面的队伍切割开来。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鲍正廷对此,嗤之以鼻。

    对方兵力并不算多,想要围困他,根本不可能。一旦战线拉长,就不可避免薄弱许多,他随时都能突围,反而会陷入他们的左右夹击之中。

    鲍正廷指挥麾下,准备将对方刚杀进来的先头部队进行围杀。

    “嗖~”的一声,一支弩箭突然从斜刺里杀出,鲍正廷一个闪避,身后的亲卫被一箭封喉,双手紧紧捂住脖颈,缓缓倒下。

    越来越多的弩箭,不知道从什么方向,突然出现,就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鲍正廷懵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精锐,居然人人有强弩。

    想要组织近卫想要突围,都被对方犀利的弩箭给击退了,不到两炷香的功夫,高继冲就带人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将南汉的主力精锐给围困住了。

    整个包围圈,将鲍正廷一行团团围住,却不急于杀进去,反而开始清扫在外面两侧的南汉士兵。

    高继冲举起弩箭,对着意图冲来的敌人扣动扳机,轻松放倒,顾不上再上弩箭,直接提刀往前杀去。

    鲍正廷早已不敢骑在马上,那样就是一个活靶子,如今的他,对于大局已经丧失了掌控。

    后方的高权麾下,士气大震,居高临下,发起反击。

    腹背受敌的南汉士兵,又没了主心骨,顿时溃不成军,整队整队的开始跪地投降。忠勇军的传统非常好,相比于杀敌,他们更愿意抓俘虏,一个俘虏比杀敌的奖励要多两成。

    鲍正廷不断组织人手突围,但是面对对方犀利的弓弩,一次次无功而返。

    “诸位,胜败在此一举!”看着身边完好的人不断减少,鲍正廷的心在滴血,这些是他最厚实的本钱,经此一役,就算逃出升天,恐怕也缓不过来了。

    这些亲卫,都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这些年他攒下的银钱,都用在这里了。这些就是他在武将中立身的本钱,若是损失殆尽的话,就算朝廷有封赏,恐怕也是虚名而已。

    “随我冲!”鲍正廷知道,只有他身先士卒,才能爆发出最大的战力,为他突围,寻找一丝机会。

    果然,原本因为饥饿、劳累而士气不振的队伍,再一次爆发了强大的斗志。

    迎接他们的,依旧是铺天盖地的弩箭,就算聚集了不少的盾牌,却依旧伤亡惨重。

    鲍正廷亲自举着大盾,感受到上面不断传来的震动,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大踏步往着前方继续冲去。

    “啊!”鲍正廷直接举着盾牌,朝着对方冲过去,跟随的士兵也纷纷效仿,如此近的距离,只要杀过去,彼此交融,弩箭的威胁就要小上许多。

    “嘭~”一阵沉闷的撞击声,鲍正廷直接弃盾,举起长刀往前方的敌军砍去。

    每一次挥舞,他都要使劲全力,因为对方的甲胄,太过坚硬,不如此的话,根本不能杀伤对方。

    鲍正廷不记得,他究竟杀了多少人了,好多年,他没这么拼命过了。

    他想要休息,这些年的他,有些疏于练武了,若非底子好,早就倒下了。

    又奋力砍翻一人,举目四顾,总算快要杀出去了,跟在身旁的,还有不少活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