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百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百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百态 (第1/2页)
  
  (本章含血压片段,但衔接前后重要剧情,可简单浏览,本行提示不占收费字数)
  
  什么?
  
  周栖彤顿时倍感惊喜。
  
  没想到“秦绝的家”关闭了注册渠道之后,还能有这样的路子!
  
  她自然知道对方之所以来找自己,是因为自己不论在罗凌粉圈还是在秦凌cp粉圈里都是颇为有名的富婆亲妈粉,但这不是正好吗?她很早就在遗憾粉上秦绝后不能在家里上户口以证粉籍,这回可算找到了机会。
  
  饭圈里好多古早和限量周边都是需要蹲等其他粉丝出二手的,周栖彤入坑罗凌时也经常从同担手里高价收购,所以并不在意“血统是否纯正”。在她看来,能有“秦绝的家”帐号就行,就算这个帐号不是她的实名认证也无所谓,她买下了就是她的了。
  
  是以,周栖彤看完这几条消息之后想都没想,立刻复制群号到飞讯搜索页面,点击申请加群。
  
  正在集资?
  
  不就是钱吗?她有!
  
  联系周栖彤的那位粉丝显然还在线,申请没过两秒就被通过,接着便是一排的群成员复读“欢迎妈咪!”。
  
  周栖彤也不是傻的,短暂寒暄后率先发问:
  
  “要怎么保证我买的账号安全稳定?”
  
  她前不久隐约在秦凌cp群里听到过群友卿卿的抱怨,貌似是“秦绝的家”这两天查得严,但凡换了IP地址就要重新进行人脸识别认证,对不上的会被封号,搞得她们好不容易淘来的号都没了几个,损失惨重。
  
  群主亲自出面回答:
  
  “妈咪您说的没错,最近确实有点麻烦,所以我们换了新的买号方法,具体是这样:
  
  “您先给出常居住地,然后号商在要卖的号子里找一个跟您同城的,这样就不会有更换IP后重刷人脸识别的问题了。
  
  “您还可以找其他同城的卿卿一起拼这个号,拼成功之后你们可以拉个小群商量着把上号时间和用号设备错开,省得大家同时登录把对方挤掉线。”
  
  周栖彤点点头,又追问道:“那我要是出去旅游或者逢年过节回家呢?”
  
  “嗯嗯您放心,有考虑到这种情况的。”群主回道,“要是您的IP地址改变,可以在这个群里说一声,看看有没有地址合适的卿卿可以跟您换号用。”
  
  “如果实在找不到就艾特管理员,然后我们去联系号商,到时候号商会回收您的账号租用给其他买主,同时再给您换一个新的同城号。”
  
  又补充道:“严格来说我们买账号就是共享租用制,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在拼团集资。”
  
  说着报上价格,有二十人共用的,十人共用的,以及五人和三人共用的。
  
  共用的人数越少,价格越贵,但对周栖彤来说最贵的一档她也完全能负担得起。
  
  周栖彤略微想了想:“还有别的买号方式吗?不能直接买断给我一个人用?”
  
  她喜欢一劳永逸,跟其他人共号还要相互协商时间,好麻烦,一个账号买回来用习惯了,再换新的还得重新设置偏好,更麻烦。
  
  “嗷,我去问问。”群主隔了几分钟才接着道,“号商说可以,您彻底买断的话他那边会给您出号人的联系方式,以后要是遇到需要刷人脸的情况您就自行跟出号的卿卿沟通,让对方打个视频电话,隔着屏幕刷一下脸。”
  
  “号商还说您要是不差钱,也可以直接给出号卿卿买张机票,让她到您更改后的所在地登录账号刷脸。家里科技力一直很高,远程人脸识别不一定有用,但绕开技术采用物理手段来认证是百分百没问题的。”
  
  周栖彤懂了,这不就是相当于她从租了个号变成包了个人吗。
  
  “行,你直接把号商的联系方式私敲给我吧,谢谢啦。”
  
  周栖彤说完随手在群里发了个大红包,表示赞助给大家集资租号用。
  
  包人就包人,她确实不差这点钱,以前给罗凌做数据的时候她为了鼓励同担妹妹也经常在V博转发抽奖周边、红包、香水或者干脆请人旅游什么的,群主转达的买断制购号她完全能接受。
  
  有钱开路,群主马上出现在了仅她们二人在的私聊窗口,周栖彤也很快联络上了号商。
  
  虽说买断的价格比拼团翻了好几倍,但周栖彤光速下单收号,亲眼看着“秦绝的家”在转了几个圈圈后加载出所有版块,这种“终于被家里认可了”的舒爽感还是盖过了剁手的痛。
  
  “对了,拿到号子后的两周内不建议更改头像和用户名,以免被误封。”号商颇为贴心地提醒道。
  
  周栖彤“嗯嗯”应了一声,一点儿不浪费时间,十分激动地冲进二创衍生区吃秦凌粮食去了。
  
  ……
  
  次日,《心影链接》剧组。
  
  罗凌保持着乖巧的笑容,歪歪脑袋和李静鱼一前一后连拍了几张自拍合照。
  
  “好啦。”李静鱼笑盈盈地放下手机。
  
  罗凌主动道:“鱼鱼姐想喝奶茶还是果茶?我请你。”
  
  “奶茶不行,热量太高了。”李静鱼没拒绝,自然地凑到罗凌身边,和他一起看屏幕上的外卖页面。
  
  “嗯嗯,那这个怎么样?……”
  
  两个脑袋凑在一块的甜蜜养眼画面被不远处李静鱼的助理和罗凌的助理陈亮举着手机拍摄下来,不用想就知道没过多久V博等地又将有cp粉高呼嗑到。
  
  “决定了吗?我下单啦。”罗凌脸笑得有点僵。
  
  “嗯,下回我请你呀。”李静鱼脸上一点儿都看不出来生气的样子,仿佛她真的跟罗凌关系十分亲近,在拍戏空隙也要过来贴贴。
  
  “好哦,说定了。”罗凌乖顺地应着,还伸出手跟李静鱼拉了拉钩。
  
  卖得很敬业,很努力。
  
  他毫不意外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谢贞买的那件同款浅棕色冲锋衣直接引发秦凌cp粉狂欢,不论V博广场还是明星社区都舞得遍天飞,高调得几乎让路人以为《心影链接》这部剧里“惊宸”×廖京臣才是官配,如此一来李静鱼和吃凌鱼cp的粉丝自然震怒:前有秦绝罗凌后有罗凌廖恩泽,我们鱼鱼简直快要查无此人,堂堂女主演凭什么受这样的委屈?
  
  平心而论,罗凌同样觉得做得太过了。
  
  他自从被“千色”夏淞当面讽过就再没敢去秦绝身旁晃悠,把炒cp的重心放回了李静鱼这边,如果一定要同性营业也会主动找廖恩泽,尽最大努力降低秦凌的存在感。
  
  可谢贞并不知道也不在乎罗凌内心的煎熬与愧疚,在她看来,这会儿正是最后卖一波大的然后切割提纯的时候,过往的大量经验已然证明了越是痛不欲生的粉丝,越是会在重大变故后被拴得死紧,从此死心塌地地当韭菜任由公司宰割,所以无论如何,这顿“断头饭”都得给秦凌cp粉喂得饱饱的。
  
  至于“鲤鱼”和凌鱼cp粉的不满,无所谓,粉丝之间吵得越凶,越是给《心影链接》这部剧增加热度,冷眼旁观还能多省一笔宣传费用,何乐而不为?
  
  这番操作下来,今天罗凌刚一看见李静鱼远远向自己这边走来,心里就已经对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有了心理预期。
  
  李静鱼当然不会朝罗凌甩脸色,尽管她面对谢贞时皮笑肉不笑的,但在罗凌这,她仍然会表现出友好亲昵的模样,用行为来暗示不悦和诉求——咱俩也该卖卖了,你·觉·得·呢?
  
  罗凌能从李静鱼笑呵呵的表情里读出咬牙切齿的意味。
  
  在娱乐圈里,他们这些靠流量过活的明星少卖一点就损失一点热度,少一点热度就多一分被别人挤下去的可能,更何况秦一科技前不久发布的重磅消息还明晃晃地表达了要复兴老戏骨的意图,这段时间所有吃流量的艺人都焦虑得快要爆炸,罗凌完全可以理解李静鱼的心情。
  
  客观上他理亏,主观上他心虚,于是他一如既往地露出笑容演好“罗凌”,配合李静鱼大卖特卖。
  
  “对了,下午好像秦绝杀青诶。”临走前,李静鱼“漫不经心”地“随口一提”。
  
  “哦,是吗。”罗凌下意识接了一句,马上笑眯眯地继续说,“可惜那时候我们应该还忙着拍对手戏呢,只能送束花过去了。”
  
  言下之意是:“你放心,我和他的cp营业到期了,以后主要跟你卖”。
  
  李静鱼得到保证,满意地点点头,走了。
  
  罗凌说到做到,一直到秦绝那边短暂的杀青庆祝仪式结束、秦绝上车走人,他都没有过去网游part的摄影棚看一眼。
  
  “希望这样的表态可以让鱼鱼姐和她的团队舒服点儿。”傍晚,罗凌下了戏,在保姆车里轻声嘀咕道。
  
  谢贞也在车里,闻言笑道:“哎呦,属你最乖,总想着照顾别人的心情。”
  
  要安抚李静鱼很容易,反正秦绝和唐糯都杀青了,后面《心影链接》还有四集,那不是想怎么营销就怎么营销,只要让利让得足够多,轻轻松松就能让李静鱼她们自以为“找回主场”,让cp粉觉得“这天下终归还是凌鱼的”。
  
  不过,罗凌摆出这番姿态给李静鱼提供一点情绪价值也挺好,这种东西就像热度,不管正向反馈是多还是少,有总比没有强。
  
  被调笑着夸奖了的罗凌扯出一点笑容,余光瞥见谢贞手机上登录着他的V博账号,心下立时一紧:
  
  “姐,是要回复那条杀青的V博吗?”
  
  “嗯。”谢贞看向他,“你来?”
  
  “……我来吧。”罗凌接过谢贞递上的手机。
  
  他埋头打字,用非常明显的客套语气写了一句极为公式化的祝贺内容,乍看上去仿佛是团队文案代写代发的,跟“罗凌”本人毫无关系。
  
  指尖在屏幕上微微停留两秒,罗凌心一横,直接按了发送。
  
  往常哪怕是罗凌亲自写的东西,也要给助理或谢贞看过、审核过后才能正式发出,但这次他实在不想一个不留神就被谢贞在外引导操纵舆论风向,遂咬咬牙做出了一点反抗。
  
  冲锋衣的事未免太过火,明摆着就是针对秦绝撇清关系的回应来的,尽管罗凌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做出评判,但他仍然觉得谢贞这副要把秦绝吮干净的做派让他有些反胃。
  
  明明,这整件事已经可以收尾了,结束了。
  
  “嗯?”从罗凌手上拿回手机的谢贞微一挑眉。
  
  她没对罗凌擅自点发送的小事说什么,只是暗暗记在心里,嘴上道:“怎么说得这么生疏。”
  
  “也快解绑了嘛。”罗凌乖觉地解释。
  
  其实何来绑定一说,都是自己这边厚脸皮地贴上去,硬是把秦绝绑上了这架流量战车。
  
  写评论的时候罗凌多看了两眼,这条由《心影链接》剧方官V发的#秦绝惊宸杀青#V博底下已经被控评话术淹没,有些是秦绝的唯粉,有些从ID即能看出是他们两人的cp粉,两种立场的粉丝都在争着抢着做数据,场面瞧上去竟和他这样的流量艺人的评论区无甚分别。
  
  违和感太重了。
  
  总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罗凌一面害怕一面内疚,还要保持着妥帖的笑容面对谢贞。
  
  眼前这位始作俑者之一却笑道:“不用担心,提纯这方面哪用得着我们来做。”
  
  罗凌头脑聪明,一瞬品出这话的潜台词,心脏赫然一沉。
  
  真应了谢贞这句话,秦绝杀青的第二天,被秦凌cp粉骑脸骑到暴怒的卿卿们在撕逼未果后同样冲到家里询问“那两件直播穿过的冲锋衣究竟给谁了”,随后秦绝回复:
  
  【一件给的助理,另一件给的执行经纪。】
  
  卿卿们继续追问:“到底哪件给的哪个人?话说为什么没给嫂子?”
  
  秦绝莫名其妙地答:
  
  【浅棕那件分给了明子,这小子自己说的助理穿太亮不合适,还挺讲究,他挑完我执行经纪就拿了剩下那件桔红色的。我妹妹跟你们嫂子穿我这个尺码都不合身,要是想穿就再买呗,又不差这两件,多大点事。】
  
  接着貌似误解了众人坚持的重点,补充道:
  
  【好了,别纠结了,我给大家抽十件冲锋衣吧,是纯抽奖还是再办个小活动,你们觉得呢?】
  
  得到回答的唯粉、官配cp粉以及隔壁过来搅浑水的李静鱼粉丝、凌鱼cp粉等人压根没管最后那句,看到前面两段正主盖章便立即支棱起来,捧着秦绝的“圣旨”冲回V博贴出证据,表示:
  
  “看到没?Q0解别整天嗑你那假糖了!一天到晚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去医院治治你那臆想症吧!”
  
  可正值上头的秦凌cp粉怎么会承认她们扒到的糖点和衍生出的口嗨小作文都是错的,于是更多煞有介事的分析涌现出来,主打一个“哈哈哈哈肯定是紧急买了件同款给执行经纪用来避嫌”、“笑死,还多抽几件,这不一眼转移话题”,核心思想是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们嗑的也是真的,其他所有哪怕是正主亲口说的也是欲盖弥彰,我不听我不听我不信我不信。
  
  属性不同的粉丝吵架即便吵得再凶也不至于因为各自的理解不同而闹上法庭,是以,占理不占理在这时候根本没有用,到头来还是看哪边人更多、哪边“战斗力更猛”。
  
  秦凌cp粉里多以罗凌粉丝为主,其中更有周栖彤这样从早期就陪伴罗凌,同时也被不断发展的饭圈规则一路浸淫的老粉,罗凌火起来的这几年她们什么腥风血雨没见过,论起骂架和做数据,还真没有谁能在她们面前逞威风。
  
  到头来,反而是罗凌的唯粉打出了以毒攻毒、黑吃黑的效果,在“敲醒这帮cp脑”的战役里取得了不俗成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光阴之外 游走在晚清的乱世理工男 大国军舰 诸天影视流浪 异化武道 他比我懂宝可梦 斗罗:我加载了奥德赛凯隐语音包 地狱迷宫 战地摄影师手札 我老婆是路人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