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公子世无双 > 第二二二章 谷雨能做主的事情

第二二二章 谷雨能做主的事情

第二二二章 谷雨能做主的事情 (第1/2页)
  
  马革裹尸还葬耳,是读书人自以为是想当然的说法,不过另外一句古来征战几人回却是实情,雍州城里要论生意兴隆,除了卖粮食的和开青楼的,便要数专做死人买卖的十余家棺材铺子,死人睡的棺材跟活人睡的床都有贵贱之别,金丝楠木那种价比黄金的不敢奢求,尚有家人在城中的兵卒若是尸骨还乡,总得花银子尽量买一副上好木料打造的棺材,才对得起沙场战死的荣耀。
  
  雍州东北角,就有一家门前屋檐下挂着三个白色灯笼的棺材铺,按理说挂灯笼讲究成双成对,可经营这家铺子的老头说死人的事情规矩极大,容不得半点马虎敷衍,所谓“神三鬼四”,挂三个灯笼的寓意是拿战死在城外的兵卒亡魂恭恭敬敬当神仙看待,可惜雍州见惯了生离死别的百姓们不太迷信这一套,要不是老头木工活儿手艺不错,宁可换一家棺材铺子去料理亲人后事,因为这老头瞎了一只眼,狰狞可怖。
  
  老头姓单,雍州人,早年也曾上过战场,据说曾在城墙上拉弓引箭亲手射死过三四个妖族,除了时常出城采买一趟木料,偶尔也被营中兵卒们叫去帮着写信,常年拿工匠工具的手倒写得一笔秀气小楷,若非瞎了眼看着吓人,这般算得上文武双全又薄有家财的,不难在媳妇死后再续弦娶个填房伺候着,不至于在女儿远嫁凉州之后孤苦伶仃。
  
  谷雨走得很慢,像是留恋春雨一般撑着伞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棺材铺门前,微抬起伞沿看了眼屋檐下三个灯笼,顿了顿脚步走进门四处打量,雨天光线不好,屋里很是昏暗,整齐摆着七八口长短不一的棺材,老头在角落里捧着把一看就上了年头的短嘴茶壶轻声哼唱,听调子像是凉州一带曲风凄凉怨天尤人的戏曲。
  
  见有人走进来,栖身暗处看不清容貌的老头住了嘴,仍是保持原先姿势坐着,声线低沉沙哑地问道:“入得此门不许嬉笑。说说,死者身量几何?要买什么材质的棺材?”谷雨欠身把伞立在门外,散出灵识察觉屋里门外都没有其他人,答非所问道:“我叫谷雨。”
  
  老头不时拍打着大腿的右手停了下来,动作缓慢地站起身来,随手把茶壶放在一口棺材上,抬步走到门前,谷雨这才看清楚,他的右边眼窝疤痕虬结,像是被人以尖锐利器所伤,连带右边颧骨处的皮肉似乎都疤痕拉扯上去一寸,个子不矮但有些驼背,双手骨节粗大,一看便知是经年累月干重活所致,花白头发杂乱无章,鬓角甚至跟不知多久没有修剪过的胡须连在一起。
  
  “老汉这里不测吉凶,只卖棺材,知你姓名无用。”老头嘿声一笑,目光停留在女子还拿在手里的油纸包上,抽了抽鼻子,皱眉道:“包子再不吃可就凉了。”连南疆玄蟒、幽冥面具邪修那种更可怕的存在都见过,谷雨倒不觉得这瞎了一只眼的老头有多么骇人,伸手入怀摸出储物香囊来,一柄长剑赫然在手,微微泛着迷离青光,笑问道:“老人家,可认得青冥剑气?”
  
  名字可以信口胡说,青冥剑气整座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可做不得假,比什么暗号密语都管用。
  
  剑光一闪即逝,谷雨只亮了一下长剑便立刻收了起来,雍州城里修士不少,气息露的多了不免会引起他人注意。脸色变化的瞎眼老头点点头,越过谷雨朝门外两侧看了看,随即伸手把店铺两扇木门关上,又横挡上门栓,做的本来就是死人生意,这种天气行人稀少,关了门也不怕被人怀疑。
  
  老头眯着仅剩的一只左眼仔仔细细打量谷雨片刻,回身在两口棺材之间的缝隙中侧身朝屋后挪步走去,“老汉姓单,三爷还好?”谷雨毫不迟疑地跟在他后面,原来店铺里面还有一扇窄门,推门出去就是连在后面的一处宅院,院子不大,靠墙摆放着些不怕雨淋的木料,也有裁好尺寸的板材,正中偏西有一口水井,再往里走就是三间檐下滴水成线的瓦房。
  
  推门走进布置简陋的房里,瞎眼老头推给谷雨一张木凳坐下,凳子应是用打棺材剩下的水曲柳木料做的,四四方方纹路清晰,倒像是京里大户人家门房下人们常坐的式样。谷雨坐下之后才轻声开口道:“单伯,三爷一切安好,谷雨是奉命前来,要见立春一面。”
  
  瞎眼老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天命神卦 星门 三寸人间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夜的命名术 万千之心 想娶颜小姐为妻 身娇体弱易推倒[快穿] 我的重返2002 莽荒纪之问道长生